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关于嘉祥石雕雕刻技艺传承与发展的调研

  当今社会,经济与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新科技渗透到社会生活和生产的方方面面,廉价、高效的生产技术使人们逐渐从加工生产等环节解放出来。随着 CAD设计制图、多维数控机床、3D打印等新科技的运用,剪纸、雕刻、绘画、装裱等传统技艺以及石雕、鲁锦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亦愈来愈被新科技所取代。随着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升级,部分手工技艺亦将逐步淡出生产领域。传统文化产业发展的同时,也遇到了传统手工艺传承后继无人的问题。通过何种途径、办法和措施,使传统技艺得以保留、继承和发展,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而紧迫的问题。基于此,笔者通过多种途径针对国家级非遗项目

  嘉祥位于山东省西南部,隶属于济宁市,因是麒麟发祥之地,取其嘉美祥瑞之意而得名,公元1147年置县。嘉祥县现辖13镇2个街道,总面积960平方公里,人口89.8万;文化底蕴深厚,素有曲乡艺海之称,是宗圣曾子故里、中国石雕之乡中国唢呐之乡中国鲁锦之乡中国手套名城,有被誉为汉代历史百科全书的武氏墓群石刻和曾庙、青山寺等3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资源优势明显。

  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嘉祥自古家家闻锤响,户户操钎忙,石雕技艺巧夺天工,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朵奇葩。嘉祥多山石,境内有大小山头126个,地质储量90亿吨,可开采储量65亿吨;盛产优质天青石,石质青色,润滑坚韧,能开采大料,适合做大型石雕,这是嘉祥石雕艺术发展的重要物质条件。

  嘉祥石雕起始于汉初。汉代以来,这里的民间匠人就以天青石雕刻碑文、龙凤、雄狮、牌坊等,作品质朴劲道、灵动而富有神韵。《嘉祥石雕》一文概述了嘉祥石雕的概况:东汉时期的武氏墓群石刻流芳千古,被称为古代民族文化的艺术瑰宝。武氏祠内的一对大型石狮,是我国现存石狮中唯一有确切年代记载的石狮造型艺术珍品,堪称石狮雕刻的鼻祖,祠内还保存国内最完整的一对石阙。祠内十大帝王图、水陆攻战图等画像石栩栩如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评价:这些汉代石刻画像超过了同期埃及的石刻和希腊的瓶画。这些由古代嘉祥石雕艺人创作的石雕艺术,向世界展示了我国古代石雕的辉煌成就,展示了中华民族1800年前高超的雕刻艺术水平,生动再现了汉代及汉代之前的社会生活。

  魏晋南北朝时期,陵墓石雕再次走向繁荣,墓前多放置石麒麟。嘉祥麒麟艺术似从此时发展起来,或者年代更早。

  嘉祥石雕兴盛于隋唐。随着历史的推移,嘉祥的石刻艺术不断演化和发展,隋唐时期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嘉祥天青石本身适于案头雕刻,或寺庙之中佛像的雕凿。随着佛教文化在中原大地的盛行,嘉祥石雕逐渐由浮雕转向圆雕,技法也由平刀块面转向圆刀细琢,作品也逐渐扩散到周边更广阔的地域。隋唐时期嘉祥石雕的许多优秀作品现仍存在嘉祥周边的一些祠堂、庙宇中。疃里镇的隋碑,刻石形式和构图手法都异于成于汉代的武氏墓群石刻。隋碑的顶端利用半浮雕形式刻着二龙盘柱,正面二龙之间刻着大隋开皇三年十一月丙申及碑文300余字,字迹清晰可见,而背面雕刻的全是石佛、飞天、石兽等。

  宋元时期,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嘉祥石雕进一步生活化、世俗化,居民生活使用石雕品类逐渐增多。金代末期建造的金宣武将军、骑都尉刘宽的陵墓,两座,翁仲、石羊、石虎、石马各四尊,是嘉祥规模较大的一组古代陵墓作品。

  明清时期,嘉祥石雕的雕刻手法趋向简洁,刀法更加圆滑。很多作品在建筑上得以体现。明代建筑群---宗圣庙的石刻艺术精华,突出反映在宗圣殿的周围石柱上。石柱八面,每面都刻着形态各异的花卉和动物,诸如二龙戏珠、荷花、菊花和牡丹等,刀工细致,构图饱满,错落有致。成于清末的疃里镇后贾村的九成宫碑、黄浦碑及兰亭序碑,以及1929年刻成的青山寺惠济公大殿前的龙头碑,高雅、精美、凝重、睿智,既不失汉魏的粗犷气魄,又承启隋唐丰满庄重优美的造型,构思巧妙、刻艺精湛、自成一体,已形成嘉祥石雕独特的风格。

  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之前,石刻艺人收入低,只有少数作品存世,少数家庭作坊式生产,品种单一,艺术水准不高,保存了古朴而鲜有创新。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嘉祥石刻艺术得到恢复和发展。至1990年底,全县有石刻艺人2000余名,雕刻的产品主要有人物像、石狮、石鹿、石马、石鼓、石桌、蒜臼、门枕、门卡石、等,除装饰园林、公共场所和家庭外,还广泛用于农村建房。杜宗美刻制的成对微星石狮,已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杜运标雕刻的石麒麟重10吨,安放在县城青年路北首,成为县标。嘉祥武氏墓群石雕研究所生产的石雕工艺品有100多个品种,设计精巧、雕刻细腻,既保持了中国传统的民间石雕艺术风格,又有独特的创新之处,在青岛、北京和日本东京的展览会上受到专家学者的青睐,孟蒙、郝治、石可等30多位工艺美术界专家分别题字作画高度赞扬;不仅在国内销售10多个省,而且进入东南亚、日本、美国等国际市场。其中做工精良的孔子行教像,高4.5米,重20吨,创造了石雕孔子行教像的世界之最,1990年3月东渡日本落户。

  嘉祥县委、县政府为做大做强嘉祥石雕品牌,建立了嘉祥石雕文化产业园,嘉祥石雕迎来了石雕产业发展新机遇。如今,嘉祥石雕由单纯的手工技艺上升为一种独具特色的石文化,创作手法多种多样,圆、浮、透、线、沉、影等多种雕法并存;作品已形成十大系列,近千个品种,灿若繁星,遍及海内外。《嘉祥石雕》一文中有关于嘉祥石雕所获得的奖项的内容:北京陶然亭公园的风雨同舟纪念碑、国家财政部门前的巨狮,山东曲阜孔庙60平方米的大型壁画孔子事迹图等均系嘉祥石雕的现代典型之作。中国每年产出的青石雕艺术品中,80%以上来自于嘉祥。1996年,嘉祥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石雕之乡;2004-2008年嘉祥成功举办了五届中国(嘉祥)石雕艺术节;2008年6月,嘉祥石雕登上了国家文化部公布的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年,嘉祥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石雕艺术之乡。2010年,嘉祥县政府成功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注册了嘉祥石雕地理证明商标。

  嘉祥石雕取材自当地独有的天青石,以大型、户外、传统雕塑为主,具有典型的北派石雕艺术风格,古朴庄重、威猛高大。随着石刻业发展升级,市场需求,在保留传统技艺的同时,开始更多的向现代石刻艺术迈进,石刻艺术向精、小、细、特方向发展,开拓玉石刻小件工艺品市场,并带动木雕、活性炭雕的发展。

  多年来,嘉祥石材破坏性开采严重,并且造成了环境的污染。2012年县委、县政府提出在开采中保护,在保护中开采的山石资源开采理念,倾向发展附加值高的石雕产业,石雕用材多样化,买天下石材,卖嘉祥独特的石雕艺术,使土生土长的石雕工艺转身向外。

  截止2015年底,嘉祥现有石雕艺人2万余人、30岁以下占20%,30-40岁占25%,40岁以上占55%,年轻人占比小,石雕艺人有减少趋势。雕刻艺人整体文化程度不高,多为初中以下文化程度,高中生以上学历较少,创新能力不足。嘉祥石雕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涌现出数不清的雕匠名师,可惜大多数只口碑流传其姓名,清代以前见诸文字的甚少。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嘉祥县长城石雕厂是当前嘉祥石雕产业的领军人物。

  从调查情况看,嘉祥石雕产业迅猛发展的背后,传承与发展、手艺与工艺、批量产品与文化蕴涵之间的矛盾却日益凸显。集中体现为传统手艺无人继承,缺乏创新,缺乏产、学、研的结合,产品缺乏宣传和轰动效应,文化品味不高,产业附加值不高。

  2000年石雕产业园区的建立,集聚式、规模化的石雕生产加工模式,使得嘉祥石雕产业得以井喷式发展。嘉祥石雕品牌知名度提高,产业规模扩大,产值提升,工人收入增加,嘉祥也成为了全国著名的中国石雕之乡。但是,产业化、规模化的石雕艺术品只能是有助于经济效益、生产效率的提升,而无益于产品文化内涵的提高和石雕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随着经济的发展,竞争的加剧,一方面,石雕企业为追求成本最低化和利润的最大化,往往以牺牲石雕产品的艺术性为代价;另一方面,一些石雕企业为了抢夺客户,采取不理智的压价竞争手段,致使石雕产品附加值较低,对传统技艺带来冲击。

  第二,石雕加工工具、机械以及化工、化学原料的大量运用,在提高石雕产品的加工能力、优化产品细节、减少废品率的同时,相对手工技艺为主的传统石雕技艺而言,艺术表现力、文化承载力和产品的独有性、稀缺性上却产生了严重的稀释效应,降低了产品的文化品味。

  第三,人才培养不力,技艺传承后继无人。石雕技艺主要依靠师徒口授身教,又是一门又脏又累的苦差事,目前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外来人员,愿意从事石雕的年轻人都不多,石雕艺人老龄化现象严重,石雕技艺面临人才断层的困境。加之石雕企业之间对优秀石雕艺人、明争暗抢、互挖墙角致使石雕企业在人才培养上不愿投入,技术封锁,从业者很难真正掌握传统石雕工艺的精华,一些传统技艺日渐泯失。

  第四,原创能力不强,抄袭模仿严重。嘉祥石雕以传统雕刻为主,现代气息不足,大多数企业不具备研发和创新能力。同时,嘉祥石雕艺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导致具有较高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的产品较少。

  第五,产权保护力度不够,产品同质化严重。由于长期缺乏自主品牌意识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以及维权过程复杂、维权成本高等原因,一些石雕精品往往一面世就被轻易复制,给知识产权人、嘉祥石雕品牌和产业发展带来极大的危害。而且,石雕产业园区目前依旧是落后的露天加工的生产方式,粉尘噪音污染严重;石刻艺人工作环境恶劣,冬季冷,夏季热,雨雪天不能干,既影响了工期,也影响了石刻工人的收入和身体健康;年轻人不愿从事该行业,高素质雕塑人才不愿来园区创业。上述问题错综复杂,制约了嘉祥石雕产业的提档升级和石雕产品的艺术价值,机械化、流水线的生产模式已然成为技艺传承和产业升级的桎梏。

  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任务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淘汰落后低效产能,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嘉祥石雕面临整顿关停的局面,几千年的嘉祥石刻技艺就此濒临绝境。嘉祥县县委、县政府通过转方式、调结构,对石雕园区提档升级,以官助民办的方式,通过招商引资,市场化运作,吸纳社会资金建设新的石雕产业园区,厂房内配置防尘除噪设施,清洁化生产,改善石刻工人工作环境,实行全天候加工生产,目的就是要使嘉祥几千年的石刻技艺得以保存,让嘉祥石雕产业发展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

  过去石刻技艺主要是通过家庭传承、口传心授,但目前来看,这种传统方式效果不佳,因此需要创新传承模式。借鉴福建惠安、河北曲阳等石雕之乡办学经验,立足嘉祥石雕技艺传承情况,采取国办或民营等方式,成立具有嘉祥特色的雕刻艺术学校,让雕刻技艺高、富有经验的老艺人进行实地现场教学,同时与嘉祥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大中专院校联合,接受现代雕刻艺术教育,是解决嘉祥石雕技艺传承的最根本方法。面向社会招收热爱雕刻艺术的有志青年,学成结业后颁发职业技术文凭。同时对现有工人集中进行分批次培训,提高理论、审美和雕刻水平,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颁发职业上岗证书,并进行初、中、高级职称评定,对石刻工人实行规范化管理。

  大赛由过去政府主办转变为石雕协会主办、政府参与的良性机制,更好地发挥协会、企业的积极主动性。邀请知名雕塑家及国家非遗部门专家进行评奖活动,地方政府和国家非遗部门授予部分获奖者民间手工艺石刻大师荣誉称号。考题侧重手工艺雕刻技法,目的是更加注重雕刻人才的培养和激励,造就一大批能工巧匠。通过宣传也提高嘉祥石雕知名度。优秀作品由嘉祥县博物馆收藏并展示,或由政府出资购买放置公园、5分pk10,广场。

  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是中国石窟艺术的一颗璀璨明珠,大足石刻所在地重庆市大足区曾活跃着许多技艺高超的民间石刻艺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掌握这项技艺的人越来越少,已传承千年的石刻技艺也面临失传的危险。大足区政府为保护和传承大足石刻技艺,推动开展石刻技艺进校园活动,把石刻技艺作为学生的社会实践课,其经验值得借鉴。嘉祥有众多的旅游资源,有自己独立的石雕文化产业园区,根据自身优势建立石刻艺术体验馆,展示嘉祥独特的石雕文化。作为中小生社会实践基地,嘉祥传统石刻文化宣传教育基地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可以产生一些收益,做到以馆养馆。

  4.加强石雕工艺的静态保护及理论研究把传统手工艺技法挖掘、整理、编辑成文字教材,以利于嘉祥石雕手工艺的传承和保护。由于传统石雕工艺一般采取口授师传或祖传秘籍的方式教徒,一旦无法传承,致使一些绝技逐渐失传,嘉祥石雕传统手工技艺的编撰、整理是当前重要而紧迫的工作。

  外出研修学习交流,提升雕刻技艺水平。一方面,政府部门每年拿出部分资金,鼓励优秀的石刻艺人到大中专院校进行培训学习,丰富石刻艺人阅历,提高雕刻技能;另一方面组织企业家和石雕艺人积极参与国内、国外石刻学术交流会、展示会。同时,鼓励企业与大中专院校联合,引进著名的雕塑家建立基地和创作室、研发中心,提高创意水平。吸引更多的雕塑人才来园区创业,带动更多的人从事石刻工作。嘉祥石雕文化产业园现已是中国传媒大学、山东艺术学院、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大学生艺术实践和创作基地。

  石刻制品本身就是高雅的艺术品,不应该是在类似垃圾场环境中加工生产出来的。目前,嘉祥石雕恶劣的加工生产环境,是很多年轻人对学习石刻艺术望而却步的重要原因。因此,政府要做好园区规划,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更新设备,让雕刻工人、创意工作者、雕塑家、大学生等能够安心创业,嘉祥石雕才将会得以创新、传承和发展。

  传统石刻技艺是一门手艺活,收入具有长期性、稳定性,能够为功坚扶贫、精准扶贫提供新思路。按照因户施策、因人施策的原则,在困难家庭中,具有学习石刻技艺天分和爱好的人学习石刻技艺,增加困难家庭收入,让困难家庭尽快脱贫,努力为社会补全补好全面小康社会短板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5分pk10平台【真.怡情博娱】 版权所有 5分pk10保留一切权力!